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科幻星系

科普的态度 科幻的视角 解读科技百事

重建伦理,如何设计新生婴儿?

作为万物之灵长,人类正深度地认识世界、改变世界,同时,把自己的视野拓展到整个宇宙,拓展到未来和历史,但我们依旧忧心忡忡,因为人类还没有办法完全认识自己,尤其是在面对环境恶化、疾病泛滥时,生命又显得非常脆弱。千古一帝康熙的愿望是:向天再借500年,以匡扶政治,造福百姓,实现自己伟大的报复,但终难逃垂垂老矣之生命轮回,勤奋地在皇位上寿终正寝;现代企业家、政治伟人也感慨时光太匆匆,台积电CEO张忠谋78岁回归企业权力巅峰,试图同三星、LG大战千年,或者直接把7nm工艺再做精进,但谁都知道年龄和精力正困扰着台积电的未来,也困扰着张忠谋的人生;而老对手三星帝国前掌门人李健熙也遭遇重病,早已不能在会议室连续咆哮9个小时了…这些伟人改变了世界,却没能改变自己“垂垂老矣”的命运,他们浑身解数、一身本领,也没能跑赢时间,于是,“寸金难买寸光阴”始终是不可辩驳的至理名言。

在现有的科技、道德伦理体系下,任何人都需要受到天然基因和外部环境的影响,要想要成为康熙、张忠谋、李健熙之类的伟人基本属于小概率事件,而且还要受现有人类“寿命长度”之约束,纵然是废寝忘食地工作,对世界的贡献依旧有限,但若能跳出现有体系,编辑、设计基因,同时配合环境、生命体征做基因修正,则能有效延缓细胞衰老、抵抗疾病,大大地延长人类寿命,只是在这样的盛世来临前,除却技术上的突破之外,更需要重建人类伦理道德体系。

基因编辑,像设计服装一样设计婴儿

老电影《侏罗纪公园》中,一位研究员将恐龙和青蛙的DNA混合,从而将已经灭绝的爬行动物带到现实中。影片中的霸王龙,巨大而暴虐、面目狰狞,让人回味无穷,但同时影片也传达出一种靠谱的科学概念:生物学其实是一个可编程的系统,生物的DNA不仅可以通过杂交而结合改变,也能通过编辑技术进行升级改造,正如编写计算机代码一样。欧美影片中的科学概念,向来不是导演们的胡诌,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科学界的研究动向,事实上,关于基因编辑术,生物业界早就有了一些喜人成果以及更狂野的科学构想。

要编辑基因,首先要能阅读基因,早在2003年人类就已经有能力检测基因序列,我们第一次有能力阅读自己完整的基因蓝图,在随后的十几年,人类一遍又一遍地阅读自己的基因图谱,逐渐认识到基因同生命体征的关系,且开始甄别出错误的基因,或者叫做“我们不想要的基因状态”,但苦于无法编辑基因,更无法按照自我的想法修正之,于是如你所见,整个人类依旧没有办法享受“基因技术”可能会带来的巨大好处,更尴尬的是,人类环境日益恶化,尤其是在中国,环境问题日益突出,安全的空气、水、粮食都变成了稀缺资源,有专家警告,未来中国每8对夫妻中就会有1对夫妻无法生育,而因精神压力、辐射等外部因素导致的胎停育、流产等情况比比皆是,参与一个生命的成长,养大一个健康的宝宝越来越成为一部分人难以完成的艰巨任务,与此同时,中国农村人的寿命正逐渐变短,越来越多的60岁人群因罹患脑出血、脑血栓而去世,平心而论,现代医学面对脑部疾病时,依旧显得束手无策,医生更是无能之师。

要改变时下日益恶化的状况,除却保护环境外,更需要人类再全面地认识自我,从而完成自我修正,适应任何恶劣的环境。基因编辑术CRISPR被誉为21世纪最重大的生物技术发展,它研究的终极方向是编辑基因,精确地找到基因组中的错误,从而进行修复和修改。因人类基因非常复杂,CRISPR在成熟阶段应该能像一个搜索框,自动扫描到缺陷基因组,再像剪刀一样将其裁剪修改。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当基因编辑技术成熟之后,我们再不用抱着“撞大运”的心态来获得一个健康的天才婴儿,而是能按照自己的要求设计婴儿:把自己的缺陷全剪掉,把小鲜肉们的外观基因、C罗梅西的运动基因、达芬奇的艺术基因,企业家们的商业基因全部融合到一起,也就是说,婴儿尚未出生,父母就已经知道孩子的未来……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儿!

重建伦理,人类需要重新认识自我

显然,基因编辑术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而它带来的社会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设计出来的婴儿,不仅健康聪明,更有旷世伟才,寿命会无限延长,这样他们无需向天再借500年,却能毫不费力地兢兢业业工作千年。基于此,人类的社会生产力会取得超大幅度的进步,出现真正“高度发达”的状态,更有可能一举实现共产主义,而到了那个时候,现行的伦理体会被彻底推倒重建。

有些专家说:人类应该摒弃基因编辑术,因为这会引发社会的不公平,道德伦理体系的坍塌。笔者认为,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说法,按照经典的马克思主义理论: 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我始终觉得“基因编辑术”是一种社会物质条件,它的发展不应该被约束在现有的伦理体系中,而是让其正常健康地发展,再由此衍生出新的伦理体系。回首整个人类发展史,伦理体系是一个持续更新的东西,古代生物科技落后,常有表妹、表哥之类的近亲结婚,但随着人类对疾病基因认识的提高,逐渐认识到“近亲不能结婚”,从而形成了一条新的伦理规则;基因编辑术会带来社会的不公平,也是建立在现有的社会体系之下,我们不妨设想下,当人类可设计婴儿时,依然会千差万别:设计模板、艺术细胞、父母的价值观等等,事实上,人类编辑基因的同时,也会编辑出一个新的世界,一套新的道德伦理体系。

人类已经花费太多精力来认识世界、改变世界,在未来的100年内,笔者更希望我们能更深度地认识自己、改变自己,事实上,只消想一下自己能够编辑基因、设计婴儿、战胜顽疾,我就会觉得兴奋,这才是人类的头等大事儿。(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浏览数: 次 星期六, 12月 2nd, 2017 IT那点事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