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科幻星系

科普的态度 科幻的视角 解读科技百事

为什么中国人都害怕领导?

笔者有一位朋友,他曾经任职于工厂和写字楼,工作环境非常不一样,前者需要高效执行、热爱生产,而形象方面则可以差一点,每天穿着工作服即可;后者则需要有谋有略,每天都需要精致的妆容以及油亮的皮鞋,但朋友之于领导的感觉却大抵相同,基本上以“害怕”为主,他在面对顶头上司和高阶主管时常常会情绪失控,碰到表扬时,他常常找不到合适词语来感谢,而遭受批评时,则会手足无措、手心冒汗,严重的时候,还会突然想“洗手”。相信有类似经历的人不是少数,“害怕”最初是一种心理状态,进而演变成一种文化,在一些特殊的状态下,有可能转化为一种“生理”状态,比如心跳加速、神经衰弱或者排泄异常等等,这些已然都是非常普遍的职场现象。

中国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官文化可谓根深蒂固,精英、普通人都非常迷恋权力的滋味,加之,琳琅满目的畅销书,主旋律之一就是把三国、明清官场中的法则硬生生地套在现代职场上,渐渐地撩拨起领导的权力“欲望”,同时,因企业管理制度缺乏精致、不够完善,领导者往往会在管理中注入私人的性格特点,其中,最大限度地保持领导权威,让员工又尊敬,又害怕,就是中国管理哲学最重要的特点之一

冒牌皇帝,中国领导靠什么维护权威?

古代封建社会,皇帝和官员经常凭借自己的意愿,夺取底层百姓的财富、女人和性命,显然,在现代法治社会中,这种予取子求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但如今社会、现代职场依旧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中国领导依旧有着很大的操作空间。首先,中国领导掌握着员工的收入水平,这几乎是职场管理的最核心,事实上,即便是古代大将军王培养敢死队,靠得也是十年如一日地给士兵们喂银子,可以说,很多胜仗都是银子堆出来的;华为的任正非曾说过:“钱给到位了,狗熊员工也会变英雄,所以,华为的薪资都高得吓人。”

在企业中,员工的金钱收入基本决定于工作绩效,而绩效的评定则掌握在领导手中,他们能凭借个人意愿来捧红某一些人,也能通过巧妙地安排让一些讨厌的员工无所事事,直至废掉,正因如此,员工常常害怕在领导面前表现不好,说到底是担心自己的收入,事实上,能彻底管住员工的也不是领导本身,而是他手中掌握的“财富分配权力”。除了最核心的金钱之外,领导、员工还要朝夕相对,如果关系处理不好,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儿,尽管笔者并不奢望领导和员工都能成为亲密朋友,但如果两人见面就相互憎恶,价值观相去甚远,实在是一种痛苦的体验,更痛苦的现实是,人要花费最大块的时间来工作,工作中的心情不好,整个人生都会变得没有意义。当然,一段恶化的关系中,受伤最深的肯定是员工,即便是最强大的员工,也总有犯错误的时候,领导常常会基于这些“可大可小”的错误来大放厥词,把员工数落得一无是处,而且领导还有权召开大面积的公开会议,以“改善经营”为名,实施精神虐待。员工陷入如此状态,纵然收入再好,也没有太多幸福感,所谓“上班的心情跟上坟一样”,大概说得这种状态,于是,为了避免如此窘境,员工都会小心翼翼地同领导搞好关系,表现出来的状态应该就是“害怕”或者“唯唯诺诺”。

当然,中国员工要成为领导也并非容易的事儿,需要时间、谋略、情商地多重积累,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大型企业的高阶主管鲜有青年才俊。或许,一些天才式的人物能在短时间内搞懂技术难题和能量公式,但对于人情世故却需要长时间地积累。如前文所述,领导要培养自己的嫡系,一定要长期地“喂饱”员工,即便有巨额的奖金,也不能一次性给予,而是分批次施舍,每次施舍都不会忘记或明示或暗示员工:你是我的人,跟着我好好干之类的,经年累月之下,联盟才会坚实稳固。人情社会的逻辑,注定了中国领导在成为领导之前,要忍受巨大的心理磨砺,甚至痛苦。在这个过程中,人性会受到一定的压抑,而等到大权在握的时候,出于补偿心理,他们旋即会陷入权力的漩涡中,难以自拔,直到领导个人和整体团队都适应这种体系,而一些异己分子则会快速被淘汰出局,无数的案例证明:一个坏的制度会造就一大批的恶人,更确切的叫法是:压抑人性之人。

抵制诱惑,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可以说,中国封建社会把权力的畸形推演到极致,也出现了最畸形的皇帝职位。封建制度给予皇帝至高无上的特权,这些权力无限放大了其人性的弱点和腌臢,特别是对于一些末代皇帝或者胸无大志的皇帝来说,权力其实是一种侵蚀骨髓的毒药。同样地,中国的职场中正冒出大量的“伪皇帝”,把手下的员工看作是千军万马,营私势力,而每个小团体中的一把手,也都想当“皇帝”:管1000个人的领导是皇帝,管5个人的领导也是皇帝,而复杂的人际关系常常会桎梏企业工作效率,这也是为什么,大型企业要不停地进行组织改革。

事实上,要想减少职场中因权力诱惑带来的不良影响,首先需要领导者认清管理的本质,在这一点上,欧美企业做得比较好,他们会无限降低“职位天然自带”的权力,无论层级高低,只要讲得有道理就能成为决策或者提案,而领导在给每一位员工安排任务时,都是“谈判”的结果,比如苹果的库克要给销售主管指派任务,必须基于一定的逻辑和数据,而且CEO每年的薪水和奖金不一定会比销售主管更高,此外,在制度清醒的企业中,会构建出完善的绩效评估系统,领导在给员工评定职称时,需要基于全年的事件记录和数据状况,绩效评定完成之后,需要向董事会介绍自己的评判逻辑,同时,要同员工进行面谈,不仅要充分详细地说明自己的评分标准,还要就员工的优势和劣势进行归档:优势继续保持,劣势要协助改进,而此类档案会由高级主管组成的委员会进行事后核查,如此制度给了领导们适当的压力,虽然如此压力会增加领导的工作项目,却也从根本上约束领导的个人行为,时下最流行的说法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总之,中国职场需要慢慢肃清不必要的权力欲望,如果员工把大量的心思都花费在“迎合领导、害怕领导”等事情上,本质工作势必会遭受很大的影响,未来的公司架构一定是扁平和树级相结合,绩效信息也更倾向于“公开、透明”,给员工一个清清爽爽,专注于做事的环境,从而在最大限度上避免“精神虐待”这实在是一个罪恶的东西。(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浏览数: 次 星期日, 11月 18th, 2018 IT那点事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