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科幻星系

科普的态度 科幻的视角 解读科技百事

印度制造究竟有多不靠谱?

随着中国人口红利逐步消失,越来越多的制造企业家把眼光放到了印度,那里有九亿甚至更多的人口,工资水平也非常低,仅有中国大陆的三分之一。据相关媒体报道。郭台铭在接受采访时说:今年iPhone手机将会在印度进入量产阶段。企业大佬说话,总会引起不小的波澜,毕竟,郭台铭背后代表着上百万的就业机会,以及几千亿的生产总值,按照经典的财务理论,资金只要流动起来,总会找到升值的机会,可一旦资金外流,工人、设备、厂房闲置,一切都无从谈起,所以,郭台铭宣布在印度量产iPhone,对于全世界都是一个重磅消息,也势必会再度引发经济学家的讨论,如今的关键问题在于:印度的生产效率需要多久才能赶上中国,他们真地能复制中国制造的黄金时代吗?

这些年,印度电影、文化都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流行,如《神秘巨星》、《摔跤吧!爸爸》等,给人的印象是,印度在真正的发展前,需要先摆平自己的国民素质问题,他们歧视妇女、不讲卫生,作风懒散、强烈的宗教化,都会深深地影响制造业的生产效率,印度有多么得不靠谱,印度制造就有多么得不靠谱,或者说与“高效率”之间格格不入。

量产iPhone,不止于人多,更关乎成本?

郭台铭宣布今年在印度量产iPhone, 这不是大话,但总有些“托大”的感觉,正如总裁当年说要在三年内上马100万台机器人,虽然大方向不错,但实际的效果却有些折扣,可以预见的是,印度量产iPhone是没有错的大趋势,但绝对不是主要出货地。目前,河南郑州、四川成都是iPhone的主要生产地,相关的产业链日臻成熟,他们能在短短三天内架设起20条iPhone生产线,然后,趁着消费者热情未退,组装出成吨、成吨的智能手机,销往全球各地,而当iPhone销售进入淡季时,管理者又能通过调整加班,或者和平解约的方式,快速释放掉二十万人,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此外,富士康大陆工人的素质也相对较高,他们大都是来自专科院校的年轻人,精力和体力都非常旺盛,肌肉记忆力非常好,加之,制造工作简单,仅仅需要培训三天就能轻松上岗。

相比之下,印度员工的素质就显得比较寒碜,事实上,去过印度的人都知道,很多人即便是在大街上游荡,也不愿意去找工作,而工作的人,也缺乏职业规划,往往是赚够了钱之后,就离职潇洒一番,于是,印度员工是会要求企业提供周薪,以便自己“缺勤”或“离职”的时间更加灵活,显然,这种心理状态根本不符合苹果和富士康的要求,要知道,两家企业在建制生产线时,常常需要投资上亿元,也就是说,他们舍不得设备闲置,只能要求自然人员工白夜班生产,印度人懒散的性格,注定了其制造业的不靠谱。

此外,iPhone的组装生产属于高精密度电子生产,对工人素质有着很高的要求,比如摄像头工站,需要绝对的清洁,员工的汗液蒸发都有可能导致功能失效,每一位流水线员工都要佩戴“手指套”,以确保不会产生静电击穿和零部件脏污,但是印度人一向以“手抓饭”闻名全世界,短期之内根本不可能改用筷子或者刀叉,沾染在手指上的菜汤估计轻轻松松地就能毁坏几块主机板或者其他关键零部件,基于此背景,印度人工虽然便宜,但物料消耗以及设备稼动率都远远赶不上中国大陆,如果印度管理者还想要敲一笔“关税”的竹杠,弄不好印度制造的成本还要高于中国大陆,而大量不靠谱的行为,又会导致品质隐患。

量产iPhone实在是一件艺术和技术相结合的事儿,印度可以找到足够多的工人,但要要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品质,绝对不是“人海战术”就能搞定的。相信凭借郭台铭的丰富经验,他只会把一小撮的iPhone订单丢到印度,试试水而已。

基因突变,富士康制造能否改变印度?

相信去过印度的人都知道,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不靠谱的行为,基本上有一种根植于基因的不靠谱,比如,印度的交通非常落后,秩序混乱,如果想要超车的话,就会肆无忌惮地按喇叭;餐馆非常地不卫生,不仅会用手抓着吃饭,而且还经常会吃出琳琅满目的虫子,外地人刚去印度,是需要准备长期在马桶上工作的,还有,印度的圣物是神牛,它们可以随处丢下牛粪,人类不能驱赶神牛,甚至不能处理它们的排泄物,相关的互联网更是超级卡顿,比中国的网速慢50倍左右,就更不要提什么二维码支付了。

面对如此不靠谱的印度,苹果和富士康还要坚持去建厂,计划中也包含着一种使命感,一种荣归故里的骄傲。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苹果的高管团队中有一个庞大的印度帮,这些都是从印度社会中脱颖而出的精英,他们可以熟练地讲英文,是一个个的工作狂,同时,放弃手抓饭改用西餐的刀叉,注意个人形象和生活质量,正是这些苹果高管有着鲜活的“蜕变”精力,他们才会将定地认为,通过经济发展、企业制度、文化输出,印度是有希望被改造的,于是,苹果要求富士康在印度建厂,包含着落叶归根、荣归故里的感觉,况且,依照富士康的体量和工作制度,郭台铭也成功地把自己的理念输出到中国大陆各地区:郑州富士康以前仅仅是一片枣树林,现在变身iPhone Town,周边的河南人开始转变思路,依靠诚信经营、服务意识来赚取利润,而非传言中的坑蒙拐骗,收入增加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重生命质量这些事情,更重要的则是,苹果和富士康对产能和品质都有着非常变态的要求,这在很大程度上促使了当地管理者工作效率的提升,如海关、行政、人力招募、安全等等,正因为有庞大的制造需求,这些衙门体系,正渐渐蜕变成服务体系。

郭台铭要在印度量产iPhone,不仅要向其注入资金、设备和技术,更要灌输精品生活、精致管理的理念,以促使印度制造从“不靠谱”向着“越来越靠谱”转变,总之,我们之所以要善待优秀的制造产业链,不止于利润数字,更在于对社区生活的深刻影响。(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浏览数: 次 星期三, 04月 24th, 2019 IT那点事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