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科幻星系

科普的态度 科幻的视角 解读科技百事

富士康

富士康代工华为手机,库克你怎么看?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富士康郑州厂区计划招募5万人左右,深圳厂区招募约2万人左右,并且同时在杭州、昆山、淮安、太原等地招聘员工,相比于年前传闻裁员34万人,富士康可谓是迎来了年后的开门红,背后则是另一条令业界兴奋的消息:富士康签下了华为的订单。当然,这些只是部分媒体的消息,富士康官方发言人的回复则是:不评论任何同客户有关的消息,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严谨的职业态度,但即便只是捕风捉影,也足够令专家们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解读,特别是涉及到华为、苹果的竞争,以及库克供应链管理手段的调整,都可以作为未来商业教材的经典案例,毕竟,三家大象企业动辄影响百万人的工作,关系到生活的长治久安,CEO们有义务在做决策时:保持冷静。

其实,制造代工厂最危险的状况就是一家客户独大。在过去十年,富士康被苹果紧紧地拴在iPhone之上,库克却完成布局,实现“双供应商”战略,他们的代工商包括富士康、昌硕、纬创等等等等,年年都让他们狗咬狗地杀价。好在,这些代工商都不是坐以待毙的主儿,特别是郭台铭手眼通天,相信本次签下华为订单,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自己的被动地位,或许,库克也要重新思考苹果的产业链策略,毕竟,华为已经后来者居上。

苹果vs华为,谁的订单更容易赚钱?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一般的企业会择优制造,放弃一部分订单,但富士康的做法是:想尽一切办法,把资源拉到无限大,订单通吃,这也是郭台铭最与众不同之处,但苹果和华为则有着诸多的不同:苹果常年高端,现在销量停滞,正琢磨着降级,而华为则想着一鼓作气,试图由低端冲向高端。按照一般吃瓜群众的想法,苹果售价更高,代工iPhone会赚更多的钱,但懂制造运营的人都清楚:真正决定代工商利润的是订单量的大小,而非iPhone的高售价,相反,过高的售价反倒是会加大代工商的成本投入。

举个例子,iPhone的生产过程非常复杂,品质要求异常严苛,导致生产良率达不到100%,而任何不良品重工都需要花费更多的成本,需要更换“非常贵”的材料,加之,员工的情绪也常常不稳定,干着干着就会干坏一个显示屏或者主机板什么的,这些都会归到运营成本里,此外,iPhone原材料的高价值,使得代工商不得不优先垫付材料的钱,据说把这些钱存在银行里,每天的利息都能在北京三环内买一套别墅。除了材料成本之外,人力招募也是很大的挑战,因iPhone制造流程日益复杂,需求的人力逐年增加,使得工人招募压力非常大,富士康经常需要借助政府的力量来招募员工,有些地方管理者甚至要把指标下达到各村儿,以支援iPhone量产高峰。此前几年,iPhone竞争较小,他们统治着产业链,代工订单稳定,富士康可以长期保有熟练工人,但自iPhone X之后,订单飘忽不定,总是一股子、一股子的,订单充盈时,员工是创造利润的宝贵资产,而订单下降时,员工就变成拖累企业的不良成本,可见,代工商赚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儿,相信这也是为什么郭台铭一直想要转型、去苹果化的原因,总之,苹果订单的诱惑力,主因是量大,而非高售价

笔者虽然没有去过富士康车间,没有见过真正的手机制造流程,但基于网上信息,iPhone远比华为更复杂,这意味着,华为手机制造简单,需求人力小,材料单价较低,这些都可以让富士康轻装上阵。如果订单稳定,他们依旧能靠着“薄利多销”来赚取足够的利润。另外,这些年,库克一直统治着产业链,对代工商予取予求,毫不顾忌革命感情,早已惹得天怒人怨,华为崛起有望扭转日渐失衡的产业链,富士康在谈判桌上也会更有底气。

人才流动,产业链都是一拨人

富士康代工华为,势必会冲击到库克的运营。过去十年,苹果一直努力建设产业链,到现在,已经具备足够的产能,甚至产能过剩,这意味着同类型的代工商都处在饥饿状态,库克总是把自己那点儿订单挪来挪去地,以便进一步压榨产业链利润,渐渐地,有人开始感慨:iPhone订单已变成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于是纷纷另谋出路。

但我们绝对不能否认,iPhone产业链是最伟大的产业链之一,培养出大量技术、管理、经营、软件领域的人才。黄金十年中,企业间的人才迁徙非常明显,就连苹果也出现过大面积的离职潮,这些人带着经验离开,加入到竞争者的企业内,重整旗鼓。笔者就有一位朋友从iPhone的技术管理岗位跳槽到深圳华为,虽然关键性的技术仍然保密,也无法带走,但员工的创新思维、精品意识、运营管理经验,是已经渗透到他们的骨髓中,事实上,iPhone的精品理念,已经广泛辐射到整个手机产业链,当然,他们的精致外观也曾被人广泛模仿,现如今,苹果最大的组装代工厂也要与人分享,不得不说,这就是大势所趋。

具体到库克,内心应该是五味杂陈的,他一手创造了苹果产业链,培训出一大批的优质供应商。说句心里话,中国制造业应该感恩苹果,如此伟大客户,刺激着国内制造持续提升,不仅品质好,而且产能足、反应速度快,标准SOP连起来估计能绕地球两圈,库克连同很多供应商高管都得以攀上人生巅峰,但任何人都无法左右时代趋势,苹果的保密文化、条款再怎么严苛,也不能阻止人才自然流动,况且,郭台铭当年的诺基亚团队,有很多也都调整到iPhone部门,苹果无法否认,它们的某些成绩是站在诺基亚肩上完成的!

商业领域最大的弊病就是企业一家独大,不仅消费者要支付“垄断利润”,企业也因缺乏对手,而无法展开良性竞争,督促自我提升,毕竟,对手是成就梦想的另一只手!希望苹果和华为的拼杀能在未来促成良性竞争,而非血淋淋的肉搏,也希望富士康能再度升级制造工艺,双双完成苹果和华为的订单,造福百万员工,造福社区。(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Tags:

星期三, 02月 27th, 2019 IT那点事 没有评论

如果富士康外迁东南亚,对中国社会有什么影响?

今年是富士康投资大陆三十周年,郭台铭不惜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来庆祝,这位老人强大、倔强而又温柔,最具魅力的瞬间自然是毫不眨眼地播撒奖金。在其企业公众号的报道中,有位女员工入职整整三十年,也是百万员工中的独苗,郭台铭亲自给予其100万的公司股票,言语中充满着慈爱和感恩,他是多希望年轻员工能够陪伴自己继续走下去,而富士康也能成为百年企业,但现实是残醋的,管理如此庞大数量的员工已然非常不容易,更何况,他们还要面对客户、竞争对手以及地方政府的要求,特别是工人、材料成本的快速上升,使得制造业经营环境越来越严峻,富士康曾经给深圳带来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但在七、八年前,优惠政策相继消失,他们几乎是以“被驱赶”的状态离开了特区。

好在,中国地大物博,广袤的内陆地区依旧迷恋着富士康,郭台铭所到之处无不夹道欢迎,有一位省长竟然会亲自拎着饺子去酒店看望郭总裁,希望他能来自己的地盘投资,于是如你所见,郑州、贵阳、成都、鄂尔多斯,甚至连兰考、开封这样不是太有名的城市都出现了富士康园区,郭台铭和地方政府各取所需:前者需要士地、人力、廉价的生产资料;后者则需要大量的就业、税收以及由前者盘活的消费环境,这是一种天作之合,但随着互联网企业崛起,新一代员工心态变化,合作正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缝,连同富士康在内的整个制造业都不得不考虑产业链升级或者整体外迁的策略,东南亚、印度正近在咫尺。

iPhone Town:巨大的消费吞吐量

现在中国的电子代工业有很大程度上,都是围绕 iPhone业务展开的,除了富士康,还有上海昌硕、绿点科技以及其他一些“小型”的电子厂,之所以要把小型加上引号,是在于他们只是相对来说的小型,事实上,能在 iPhone产业链上存活下来的企业都是狠角色,基本上都有几万人规模的现代化精密车间。西方媒体经过一番调查之后,将这些电子厂坐落的地方称之为 iPhone Town,这些镇子里的一切都与这个电子产品有关系,一切又和最基本的人性有关,充斥着青春、奋斗味道,也交织着汗水和泪水。

中国全部的 iPhone Town加起来的员工总数应该超过五十万之巨,如此庞大数量的员工已经能顶得上一个中等规模的县城,单从数量上看,就足以对一个地区的就业、经济产生致命影响,更加微妙的好处是,基础电子制造业能包容几乎全部的人群。

众所周知,中国现在的职业教育并不完善,很多职业院校甚至高等院校只是一些集“住宿、餐饮、娱乐”的大型会所,真正提供的技能非常有限,一般的用人单位都不愿意招收应届毕业生,这就是为什么每年都是“史上最难就业季”,但富士康和一些台湾企业则相对灵活,因师传于日本企业,他们擅长把复杂的工作,按照流程分解到最简单,如此工作对个人天赋和能力的要求就会被无限拉低,于是,这些企业招聘并不青睐清华、北大式的天之骄子,他们更喜欢邢台学院、西安工业等名气相对小一些院校里的应届毕业生,这些人被称叫做“新干班”,常作为储备管理干部,早先几年的培训过程也是大浪淘沙的过程:有些人会按部就班地成为基层乃至中层管理者,有些人则把富士康的流程规划、系统建制等理念修炼成自己的固定技能,跳槽到其他小型企业,还有一部分人可以持续呆在基层做事直到退休,如此模式在全世界都罕见,但却十分符合中国普通大学的胃口。

此外,还有一个更大的难就业群体,他们是来自于中专、技校的学生,中国的写字楼里虽然悲惨,却从未预留位置给这些人,就更不要说聋哑、肢体残疾人士,事实上,因用工量小,一些基础的清洁工、饭店服务员都不愿意聘用“残障人士”,唯有富士康或者其他规模上万的企业才有可能提供一份工作给到他们,总之,巨大的吞吐量会让人觉得电子制造业是无所不包的,当然,在这种状态下,也就没有办法谈“尊严、理想”之类的东西了。

iPhone Town带动就业远不止于提供一些直接岗位,更在于对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的推动,几十万人的吃喝拉撒衍生出大量的配套产业,比如饭店、超市、网吧、洗浴等等,相关数据统计,iPhone Town内直接岗位和间接岗位的比例是1比1.75,也就是说,每一个直接制造 iPhone的员工会拉动1.75个周边产业,而巨大的吞吐量又衍生出中介、派遣、人力咨询师等新兴行业,或许,中国电子制造业的利润已经非常微薄,但他们在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方面,起着非常立竿见影、不可或缺的效果。

外迁东南亚,中国社区会怎样?

现在,中国社会正发生着巨变,新一代员工只愿意生活,不愿意谋生,且相比于父辈,他们的条件更加优渥,于是,我们很难看到一个“兢兢业业”的群体,加之,中国互联网快速崛起,催生出滴滴专车、外卖、快递等基础行业,他们同样能向低学历、低技能者提供一份工作。在这种状态下,使得富士康、和硕、比亚迪等电子制造业招募难度越来越大,用工成本也随之水涨船高。事实上,在2015年的时候,中国制造业第一次出现因缺工而不能完成订单的状况,此外,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同制造业都好像露水夫妻,毕竟,有关部门可选择的资源太多,深圳因腾龙换鸟已经不再需要基础制造业,而内陆城市在未来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内,也大抵会出现同样的情况。作为制造业的经营者,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提前做部署:要么产业链大幅度升级,实现自动化,要么提前外迁印度、东南亚。

相关数据显示,第三世界国家的用工成本比之中国内陆城市还要低30%,这实在是个不小的诱惑,但依照目前眼下的状况,中国真地有勇气让富士康连或其他一些电子厂全面外迁吗?我们似乎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依然是劳动人口素质的问题。

如前文所述,电子制造业最利国利民的好处就是能向低学历、低技能,甚至残障人士提供工作,而且制造业相比互联网行业升级换代较慢,笔者预估外卖、快递这些工作的生命力不会太长久,一个会爬楼的机器人或者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就足以抢走外卖小哥的饭碗;再看中国现有的职业培训资源,很难照顾到普通家庭的孩子,这意味着未来的“二胎们”依旧无法成为精英,社会依旧需要大量低技能岗位,而电子制造业一旦大面积外迁,内陆地区的失业率肯定会大幅度上升,更关键的是,这些失业的人往往是社会中最不安定的因素。此外,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富士康能做到“按时发工资、从不拖欠加班费、按照法律给员工交齐五险一金”,这些是企业运营的基本要求,但有很多大陆企业都无法做到,富士康作为巨无霸,从不惧怕“劣币驱除良币”,甚至起到了巨大的示范作用,一旦外迁,中国企业或将失去一个重要的标准;台湾人的敬业、奋斗精神,也在逐年渗透到大陆员工,再通过员工跳槽而实现扩散,给予中国职场注入一场强大的精神力量。

平心而论,富士康还算不上完美的企业,他们依旧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郭台铭绝对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富士康也是一个绝对努力、踏实、守法的企业,笔者更希望社会能帮助其快速完成产业链升级,而不是抛弃之,两败俱伤。(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Tags:

星期四, 09月 6th, 2018 IT那点事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