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科幻星系

科普的态度 科幻的视角 解读科技百事

就业

2009,我们工作的机会在哪里?

很多人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失落过,因为在一场关系到饭碗的战役中被莫名地击败——他们被解聘了;很多人也没有像今年这么迷茫过,因为他们踌躇满志地奔波于各大战场,但找不到施展本领的机会。这场战争关于就业,关于饭碗,关于尊严。

 

一份工作,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穿衣吃饭、理想实现,也包含了家人、朋友热切的目光,甚至关系到社会的安危。2009年的就业比往年承受着更多的东西,中国政府还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经历民生大考。

 

因为,如果中国2009年的城镇真实失业率,达到14%,对很多人来说,绝对是一场噩梦。

 

 

  

艰难,在一个个数字背后,让更多的猪活了下来

  

尽管中国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官员否认已经出现了大规模裁员与农民工返乡潮,但是一个不可否认的现象是,在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等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从去年6月开始就出现了民工返乡潮。

 

今年元月4日的早上,仅仅在广州沙河大街一个毫不起眼的火车票代售点上,笔者就见到30多个满眼期望的人在排队购票,而现在离春节还有21天,即使在2008年春运开始的时候,这个地方也没有这么热闹。

 

有专家估计,截至2008年11月底,在10个劳务大省中,已经有500万农民工提前返乡。这些数字其实是很不可靠的,因为在外来工最多的广东,政府甚至根本摸不清这个群体的数量。他们只能想到一个笨办法——找移动公司。例如对东莞外来工的统计,就是把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用户数相加减去当地的常住人口。“这个方法或许最接近外来工的实际数,毕竟每个外来工现在人手一机了,便于和家里联系。”广东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成建三先生告诉笔者。

 

即便我们弄不清到底有多少外来工因失业而提前返乡,但一些具体的数据还是结结实实地摆在我们的眼前:2008年广东全省的用电量比2007年下降了400亿度,而为下降作出主要贡献的则是第四季度,这与金融危机的爆发高度吻合。更绝的是,2008年末,一位在东莞工作的朋友告诉笔者,东莞最近的猪肉销售量下降了30%。

 

猪们活了,而那些原本享用它的人不得不背起行囊。与失业相比,更惨的是失了业连工资也没拿到手的那群人。几个月前,笔者在去东莞大朗的一条路上,十几个年轻人拉起了手堵在一座桥上,没有口号,没有标语。但在这个时间点上,每个路过的人都清楚他们要表达什么。稚嫩、黑黝的脸上,没有了下班后的欢歌,青春的快乐被残忍地割破了,留下的是一块永久的疤痕。

 

当城市无法再为外来工提供生存机会的时候,他们只能选择回家,幸好,春节是一个非常好的理由。他们已经习惯了在春节迁徙,但迁徙过后,失业是否就解决了?相当一部分年轻的外来工,已经习惯了城市的生活和节奏,回到乡下,物是人非的现象使他们根本无从使劲。更何况一部分人已经失去了老家的土地。

 

候鸟成了他们的宿命,只不过他们在找寻下一个春天。但眼下,等待成了他们的唯一选择。

 

  

2009 没有谁能等待

有些人已经没有权利等待了,因为他们的一切梦想、前途、期盼都系锚在一份工作上。寒窗十几载,载的是家庭的希冀和自己的雄心,而没有人料到今年是这个结局。2009年的高校毕业生将达到史无前例的610万人,以目前的就业形势看,预计将有200万人左右找不到工作,这个数字是2003年高校毕业生的总和。

 

从目前的情况看,用人单位招聘意愿明显下降,前不久在中山大学的世界500强招聘会上,很多单位基本是为了应付而走过场,“说白了它们是来宣传而不是招人的”,中山大学的一位研究生告诉笔者。当然用人单位也有苦衷,一位富士康的中层管理人员,他就是笔者的邻居,终于从每天10个小时的忙碌中消停了,他也接到了放一个月长假的通知。“订单急剧下降,公司只能靠这种办法过冬。”

 

受世界经济金融危机影响,目前已有一批中小企业关停倒闭,就业岗位大量流失,用工需求急剧下降,并且这种不利影响正逐步扩大,出现由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由外向型生产企业向内向型各类企业,由劳动密集中小企业向规模以上大中型企业,由农民工向城镇劳动力特别是高校毕业生蔓延的趋势。

 

今年1月,针对武汉地区21所高校应届毕业生的问卷调查显示,除开“已经签约”的,另外还有近3成毕业生表示“已有意向但没正式签约”,而明确表示没有找到工作的占到了6成。

 

2008年12月,温总理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参加“中日青少年友好交流年”闭幕式活动后,特地前往该校图书馆看望了大学生,他告诉学生他最担心忧虑的一件事就是大学生就业问题。

 

如今鬓角露出丝丝白发的****已经瘦了5斤,“一直长不上来。”温总理牵挂的背后是一连串残酷的数据:2009年需要安排就业的人数达2400万人。一是新增了1300万城镇劳动力,一是800万人下岗员工亟待安置,这两大群体构成了2009年就业工作的主要部分。此外还有其他人员300多万人需要等待就业安置。这还没有充分考虑一个情况:如果经济增长拉动就业的能力降低,用人需求明显减少,供求缺口将进一步加大。

 

解决就业问题的前提就是保经济增长,经济增长每下降1%,就将增加约1000万失业人群,温总理之所以提出“保八”的目标,就是要保证经济体能消化、容纳较多的就业人口,减少社会失业压力。“保八”已经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社会承受力依然脆弱,经济大厦依然没有稳固扎实的基础。

 

虽然,两会一直在提拉动内需,但是我想没有谁能够乐观地看待2009年,就连一向大嘴的专家们也预计说,中国2009年的城镇真实失业率将上升到14%左右。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14%的失业率都将是一场噩梦。并且,对于像我一样失业在家的IT人来说,2009,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工作的机会在哪里?

Tags:

星期二, 03月 17th, 2009 时事聚焦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