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科幻星系

科普的态度 科幻的视角 解读科技百事

数码

16年前的那盒老胶卷

  最近,在博友的博客中看到惠普虚拟科技馆“重温往昔触摸未来》 的主题大赛的活动。里面有很多网友上传了各种老式电话机、打字机、照相机、留声机的照片。看到这些老照片,让我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便也参加了这个活动写下了这篇《16年前的那张老照片》的博文,记录下这份曾经的感动。

 

   16年前,我还是一个愣头青,不谙世事。

 

    那时候,在农村很少看到电视机,照相机更是一个稀罕物。如果要照相,那就得去照相馆。

 

   只要一听说哪天去照相,我们就会高兴好几天。去照相的那天,会翻出舍不得穿的好衣服。有时候,看到照相师傅来村里,小伙伴们会一直围着照相师傅团团转。在我们的眼里,照相师傅非常的伟大。能够用那样一个小盒子,将真实的画面一丝不差的印在纸张上。相比起我们的老师画的画,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家有一台照相机,但从来都没拿出来用过。我好几次问爸爸,为什么不拿出用呢?当时,我特别的想照相,特别希望爸爸能够用相机帮我拍照。可是,每次爸爸都说,家里的照相机坏了,用不了了。我就对爸爸说,干脆去把相机修好吧,省的以后老往照相馆跑。

 

   经常这样纠缠爸爸,爸爸也很不耐烦了。后来告诉我,相机是没有胶卷,如果我能够搞到胶卷,就给我拍照。但是,爸爸的前提是不给我钱,让我自己想办法解决。

 

   爸爸这么一说,给我愁得,茶不思,饭不想。可是,我去哪里弄钱呢?总不能去偷,去抢吧?这样的事情,我是绝对干不下来的。

 

   我正愁着,看到和我年级相仿的朋友,在给别人当挑夫赚零花钱。我想,我不是也可以去当挑夫吗?于是,我回家讨了箢箕和锄头,给人家当挑夫,6毛钱一百斤。我看到伙伴能挑满满一箢箕,我也上满一箢箕。可是,从来没有干过农活的我,被压得连起肩都起不来。只好从箢箕中扒掉一半,起肩的时候就轻松了很多。

 

   可是,才走了一会,我就喘不过气来了。只好走几步,歇息一会。走几步,歇息一会。人家都好几个来回了,我才走一个来回。我每次只能挑50斤左右,人家一次就能挑我好几倍的重量。越到后面,我就越走不动,双脚向灌了铅一样,提都提不动。但是,一想到可以拍照,我又充满了力量,咬紧牙关挺下去。整整一个下午,我来回40多趟,挑了2000多斤,得到了13.6元的回报。手里攥着这些用自己汗水换来的钞票,心里都乐开花了。

 

   拿着这些钱,我飞一样的往镇上跑,忘记这时候天已经慢慢黑了。跑到镇上的时候,照相馆正好要关门,我就喊着进去把钱给了老板,要老板拿一卷胶卷。老板随手给了我一卷胶卷,我拿上就兴奋的往家里跑。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以来,最害怕走夜路的我,竟然一点也不害怕。走到村口的时候,看到很多的火把,非常的耀眼。他们看到我的时候,都大声的喊起来。我还没有明白过来,爸爸的大巴掌就落在我的脸上。

 

   我当时被打懵了,不记得怎么回家,也不记得爸爸还骂了些什么。只记得我拿出那卷胶卷的时候,爸爸非常尴尬的看着我,一言也不发的哭起来。我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赶紧给爸爸下跪赔不是。

 

   爸爸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我扶起来,让妈妈给我倒了一盆热水,仔细的擦拭我肩膀上裂开的肉。一边擦着,一边又留下了眼泪,嘴里说着:“孩子,是爸爸对不起,爸爸不应该骗你,那只是一个假照相机,只是一个模型。”

 

   我听到爸爸这么一说,似五雷轰顶一般。我辛辛苦苦的去当挑夫,买回来一盒胶卷,竟然只是一个假相机。可是,看到爸爸那样伤心,我心里有苦也不好说,只好安慰爸爸,这没有什么,就让这盒胶卷成为永远的纪念。

 

   每年回家,爸爸都会拿出那个相机,和我说小时候的事情。每一次,我都会很感动。其实,爸爸不是故意骗我,而是希望我能够像其他小孩子一样,能够去参与劳动,用自己的劳动去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样,我长大之后就能勇敢的去面对生活的一切,不会因为钱而走歪门邪道。

 

   每次想起,我都觉得心里非常的温暖,也觉得自己非常的可笑。好在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照相早就不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现在我不仅拥有了单反数码相机,而且身边的手机、电脑都可以拍照,只要想拍,随时都可以拍,让我可以随时随地的纪录下生活的点点滴滴。可是,16年前的我,拍照却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情。虽然这部老相机现在早已没有使用,但是对于我的童年来说:“这段珍贵的记忆早已印在了我脑海的最深处,让我非常怀念。”

 

    PS: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惠普虚拟科技馆 看看,把你自己过去的对往昔的回忆上传,与大家一起分享。当然,别忘了支持我哦。

 

    我上传的老照片地址:http://www.phlook.com/contests/hp/picdisplay.aspx?picuid=954091767&l=cs

Tags:

星期五, 06月 5th, 2009 未分类 没有评论